上一篇  下一篇行业动态

教育部长袁贵仁回应教育改革和发展十大热点话题

2016/3/20   浏览:1808

    3月10日,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新闻中心举行记者会,邀请教育部部长袁贵仁就“教育改革和发展”的相关问题回答中外记者的提问。本次发布会,袁贵仁回应了涉及当前中国教育改革发展的一系列热点话题,包括义务教育年限、BBC纪录片、高校改革、留守儿童、校园暴力等等。他除了认真回答这些问题之外,还回忆了自己作为一名民办教师的往事。


    十三五期间我国义务教育仍然为9年


    袁贵仁表示,中国教育发展总体水平已进入世界中上行列。这个判断的主要依据是以下几项关键数据:第一,学前教育毛入学率为75%,达到世界中上收入国家平均水平。第二,小学净入学率99.9%,初中毛入学率为104%。中国九年义务教育普及率超过世界高收入国家的平均水平。第三,高中阶段毛入学率为87%,高等教育毛入学率为40%,这两项都高于世界中上收入国家的平均水平。


    义务教育是一个国家的基本教育制度安排,一个国家不可能同时存在几个义务教育的模式。“我们不延长九年义务教育,把重点放在把义务教育办得更好。在“十三五”期间我们义务教育仍然是九年,但是我们的普及是大大延伸了。”


    对高中全部实行免费表示支持和赞同


    袁贵仁说,有些地方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,对高中全部实行免费,甚至对学前一年也实行免费。“作为教育主管部门,我们表示非常支持也非常赞同。而且大家可能还注意到,宣布高中和学前免费的还主要是欠发达地区,为什么?我想这些省委省政府的领导们是有战略眼光的,不仅要满足学生上学的需要,更是要通过对这些学生免除学费,使他们家庭脱贫,使他们学生为一生的成长打下一个基础。所以,免费是民生一个重要的内容,也是我们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之际全面脱贫的重大举措,所以借此机会,我向有关地方的省委省政府部门的这个决策表示由衷的敬佩。学前和高中不是义务教育,但是我们都在延伸普及的年限和范围。”


    择校热意味着义务教育的资源配置不均衡


    袁贵仁说表示,均衡就意味着教育资源、师资配备、教育水平应当基本差不多,在这里要实现学前教育均衡和高端学段均衡将是一个难题。为什么义务教育普及以后现在还有择校热,还要划片?那就意味着义务教育的资源配置还不均衡。“可以想见,如果我们现在把学前教育和高中教育都纳入义务教育,均衡的配置就是很大的难题。”


    办好农村教育 关键在教师


    袁贵仁表示,自己过去曾经在农村学校当过老师,既当过公办老师,也当过民办老师。“中国农村教育是我们的短板,办好农村教育,关键在教师。这么多年来,国家采取了一系列扶持政策,比如免费师范生教育,比如特岗计划,比如国培计划等等,这些都在不断提高着农村教师队伍建设水平和农村教育的水平。”


    “我对乡村教师充满了感情,我对他们的一些艰苦的环境、比较欠缺的条件,我深有感受,我愿意为中国的农村教育,特别是中国的农村教师,尽最大的努力,把这项工作做得更好。我们相信,经过一段时间,经过我们的共同努力,我们会把乡村教师队伍建好,会把农村教育办好。”他说。


    BBC关于中国教育的纪录片引发深思


    在回答记者提出的关于BBC拍摄的关于中国教育的纪录片的时候,袁贵仁表示2009年和2013年,中国上海学生参加OECD组织的PISA测试,两次均获世界第一名,这件事情引起了世界许多国家对中国基础教育的关注,对中国教育的兴趣,特别是中国是怎么组织教学使他们取得这样的成绩,也由此引发了关于中外教育模式对比的讨论。


    “BBC这个片子拍的内容如何暂且不论,但是它确实引发了人们的深思。”他说,“我们应当立足中国大地,弘扬我们的优秀文化传统,同时我们应当虚心学习借鉴各国有益的、成功的教育做法和经验,由此把中国的教育办得更好,由此也对世界教育作出中国的贡献。”


    中国高校的转型是教育供给侧改革


    袁贵仁表示,中国高校的转型发展,实质上是中国高等教育供给侧结构性改革。中国的高等教育结构不合理,表现在培养理论型、学术型人才的学校比较多,培养技术、技能型人才的学校比较少。


    从培养理论型人才转到培养技术、技能型人太,来适应当前经济转型的需要,来适应我们地方经济社会发展的需要,这就是转型的目的。转型的关键是调整专业设置,因为设置专业,可能有的学校专业贵的设的少,要花钱,包括工科、理科,相对文科成本就比较低,这个结构就是和国家的经济结构、产业结构不尽匹配,所以转型的首要内容就是要调整专业设置。


    他说,转型的真正核心是人才培养模式,应用型人才和学术型人才是有所不同的,“通俗一点,科学家和工程师有共性还有个性”。推进的办法就是试点推动,典型示范。


    高考一张卷有安全风险 现在说还为时尚早


    在发布会上,有记者表示,“代表委员们呼吁的全国高考一张卷,您认为这个可以有吗?如果可以有,距离我们有多远?”


    袁贵仁表示,新中国成立之后,曾经有过一段时间全国一张试卷的情况,但是这个情况从十几年前进行了改变。分省命题,也为了防止全国一张卷子安全风险,“这个大家都知道,一张卷子一旦被泄密之后,那整个考试,每年上千万的考生得重考,这个风险压力是很大的。”


    “将来会不会过渡到一个命题中心,使用一份卷子?我认为这个将来要由实践来提供答案。也可能将来26个省选择国家命题中心的,也可能选择另外一个省的命题中心的,所以我想这个事情我现在说还为时过早,这个问题我今天不能给你一个确切的答案,我只能告诉你一个现在的状况和我们准备采取的办法,就是要经过深入的调查、研究、比较,最后拿出一个更加适合我们促进公平、科学选材的考试命题办法。”他说。


    教育部门将下更大功夫关爱留守儿童


    谈到留守儿童留守,袁贵仁表示,留守儿童是我们国家在城镇化过程中出现的一个新群体,因为农民工进城,他们子女的就学就是两个渠道,一个是随同父母进城,被称作随迁子女;一部分留在家乡,叫做留守儿童。“我们的了解,2.4亿左右农民工,有6000万留守儿童,我说的都是大数、约数,不是准确的。其中义务教育阶段就有2400多万,这是个很大的群体,他们由于远离父母,亲情缺失,监护不周,出现了一些新问题,甚至出现了一些被伤害的令人痛心的事件,因此引起了各地各部门和社会各界的关注。”


    “为留守儿童织密织牢一张关爱网、保护网,使他们能够和所有的孩子一样安全健康地成长。刚才说教育部门能做什么,我想,教育部门至少在这几个方面可以下更大的功夫。”


    校园恶意欺凌者要受到法律惩治


    袁贵仁说,安全是一件头等要紧的大事,安全没有,教育无从谈起,成长成才也无从谈起。学生的安全问题,有些来自于校外,也有一些来自于校内,“我们刚才讲的校园欺凌主要是同学之间蓄意、恶意地形成的一些欺凌事件。对这件事情,因为它关系到我们这些幼小学生的安全、健康,所以大家非常关注。”


    “要加强依法惩治。我们要建立健全校规校纪,国有国法,党有党规,校有校纪。同时,我们还要通过修法、释法,让这些恶意的造成重大伤害的欺凌者,受到纪律、法规、法律的惩治,担负起他们应当担负的责任。”


    高校毕业生就业创业工作压力较大


     袁贵仁表示,就业是民生之本,“党中央、国务院对就业工作一直非常重视,总理的工作报告每年不仅讲就业,而且一定要讲人数,讲到百万,比如说去年1300万,而且特别重视大学生的就业和创业工作。每年国务院都会召开专门会议,每年都会印发专门文件,进行精心部署。应当说,在各部门、各地方、各高校的共同努力下,大学生就业创业总体态势良好,初次就业率连续13年保持在70%以上,创业人数逐年增加,明显增长。”


    “正像刚才记者所说的,今年全国大学毕业生765万,这个数比较好记,比去年增加了16万,我们一方面面对着人数增加,一方面面对着经济下行。因此,高校毕业生就业创业工作压力较大。”

 

返回顶部